产品中心

  • 首页
  • 产品中心

老爸这一生以一个光荣而温暖的称呼为界分为前

时间:2019-05-22 18:10

  当老爸还没有被唤作“老爸”时,也曾是一介文艺青年,目光深邃,头发浓密,五官轮廓颇有点演员陈坤的影子。业余生活也充满文艺范儿——小清河边看落日,大明湖畔听雨声,发表的诗歌撑起厚厚一摞剪贴本,算得上小有名气的工厂诗人。

  终于有那么一天,文艺青年被赋予了“老爸”的职务,从此与尿布奶瓶柴米油盐为伍,开始了他忙碌的职业生涯,用老妈的话来说“一辈子操心的命”。

  老爸很忙,忙着当我的“保护伞”。五岁前的我跟老爸关系最铁,每天一定要他哼着儿歌轻轻拍打着才能入眠。别的小孩哭的时候都喊妈,只有我边哭边喊“爸爸”,在幼儿园午后“大合唱”中显得很是另类。听老妈说,当年我最“拙劣”的行径是,每次在家门口骑小三轮车跌倒,别人谁扶都不领情,撒泼打滚地趴回原处,保持初始姿势,只等老爸出现时再“哇”地放声大哭,一度在邻里间传为笑谈。曾经有段时间老爸抽烟很凶,老妈屡次劝说未果,而我只动动笔在家里贴了张“吸烟有害健康”的抗议书,第二天老爸一咬牙就把烟戒了,从此三四十年再没碰过。

  老爸很忙,忙着当我的“保管员”。上学以后,我的各种证书、奖状甚至笔记本、作文本都被他分门别类收藏起来,码放得整整齐齐。以至于现在心血来潮时还能拜读到小学时的“大作”。老爸还是我的“车夫”,自行车后座驮着我和笨重的琴盒,晃晃悠悠穿过大半个济南去学琴或演出,风雨无阻。有次回家很晚,自行车被马路牙子咯了下,爷俩连人带琴摔得人仰马翻,记得当时在路灯下老爸一边查看我的伤势,一边悄悄红了眼睛。

  老爸很忙,忙着当我的“书记员”,从小到大的成长日记写了厚厚几大本,何时会“逗逗飞”、学鸭子叫,几岁识五线谱、登台演出……统统有据可查。如果那时候也流行“微博”这玩意儿,老爸肯定是一网络红人。最难能可贵的是,他用一块“半头砖”(一种老式录音机)为我保留了那个年代的孩子们少有的宝贵资料——我的“诗歌朗诵会”和“小钢琴独奏”。老爸很喜欢找出这盘旧卡带,没事的时候自己在家听,脸上挂满了温柔和些许感伤,我想,他一定很怀念那些旧时光,想再用胡茬扎扎闺女的小脸蛋,摸摸头顶的羊角辫儿……

  儿女们有了各自的家庭后,现在的老爸依然很忙,忙着当我们的采购员、参谋长和“救火队员”——每逢家里缺这少那了,电闸跳了水管爆了,一个电话老爸就到。全家挣钱最多的是他,花钱最少的是他,唠叨最多的是他,心思最细的也是他。无论我们多么的独立和看似成熟,在老爸面前依然像个孩子。散步时,他依旧会像保镖一样走在我的左边;仍旧会习惯性地吃我的剩菜剩饭;看到我手里拎着东西会下意识地接过来;出差前会编很长的短信一遍遍叮嘱。尽管常去爸妈家蹭饭,但每次老爸还要送出门来关照这关照那,总要等我下了两层楼,才听见铁门轻轻关上的声音……

  亲爱的老爸,虽然我总和你观念不同爱抬杠,虽然在你面前我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“白眼狼”相,但我明白,在这个世间,没有谁比你更愿意为我付出;也没有谁,比我更依赖你的宠爱。澳门金沙